社会dio爷

刚补完美国队长系列
一脚踏入盾冬深坑

深海里的塞壬

  第三章
  “承太郎先生?您叫我过来做什么?”仗助站在承太郎的宾馆房间里有点摸不着头脑,自己最近也没有犯什么事啊,怎么承太郎先生就总是揪着他不放呢?

  和紧张的仗助不同,承太郎非常淡定的坐在书桌前读着报纸,不时抬起头来审视着他的小舅子。

  承太郎的态度让仗助心里又是一阵发毛,在脑子里搜索自己干过的可能会让承太郎生气的坏事儿。

  难道承太郎先生不赞成早恋?要拆散我和露伴?!

  难道承太郎先生知道了但是不愿意我和露伴在一起??!

  难道承太郎先生也喜欢露伴?!一定是这样!!

  可恶!露伴和承太郎先生第一次在面包店偶遇的时候就应该警惕的说!

  在仗助的表情变扭曲前,承太郎终于放下了报纸,叹了一口气“仗助,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欸??帮忙??承太郎先生需要我来帮忙?”沉浸在露伴要被抢走的脑补中的仗助明显吃了一惊,“不仅仅是这样。”承太郎习惯性的暼向自己桌上的相框,眼神有些迷散,开口道“你的替身有治愈能力,这一次的旅行,你必须要在。”

  “旅行?可是我还在上学哦~”仗助突然兴奋起来,不用上学和承太郎先生出去玩,还不用花自己的钱,简直赛高!

  “学校方面,我会和朋子商量的。”

  哦耶!这下连老妈也一起搞定了!可以大大方方的出去玩了!承太郎先生赛高!

  “但是!”承太郎突然加重的语气击碎了仗助的美梦“这趟旅行的危险程度和以前我们遇见的替身使者不是一个级别,可能我们会永远迷失在那里,永远也回不来,所以提前给你提个醒。”

  “就连承太郎先生也会回不来吗?”仗助有些退缩,就算之前有过和替身使者战斗的经验,他也不过是个刚入高中的小孩,听到死亡也会心惊和害怕。

  承太郎愣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在仗助心里几乎是无敌的存在,沉默了一会,“但是最可能的是只有我会迷失在那里…我和spw财团也会竭尽全力保护你们的安全。”

  “我们?不是只有我们两个吗?”承太郎先生不会把亿泰那个傻瓜也找来了吧!难道承太郎先生想任务失败吗?

  “康一和露伴的能力也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我把他们也叫过来了。”承太郎的嘴角微微往上勾了勾,像个计谋得逞的小孩。

  其实承太郎一开始就用记忆交换当做礼物拿捏住了露伴,只要露伴答应一起去就算承太郎不开口仗助也会哭着喊着跟去的吧。

  果然一听到露伴也会和自己一起去,仗助的脸上就红了一块,心里突然窜起的火苗舔着他的心尖尖,烤的他整个人热腾腾的。

  和露伴一起的旅行!!赛高!!!

  仗助一边开心的嚎叫一边冲出了宾馆,像个冒烟的火车头,他想现在就去找露伴,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他也不害怕会迷失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了。

只要和露伴在一起,就算身处黑暗他也愿意。

  承太郎看着自己的小舅子像个疯子样似的冲出去,笑了笑。他拿起了放在桌上的相框,细细的抚摸着花京院所在的那块区域,那里因为长期的摩擦已经变得发白。

  承太郎突然想起刚和花京院在一起的时候。

  自从来到这个小镇,承太郎过去的记忆越来越容易从他脑海中浮出,就像八重樱的香味,总是在最不经意的时候飘来。

  在之前的岁月中,承太郎一直选择遗忘,他努力的读书,考试,工作,结婚生子,努力把十七岁那年五十天的波澜壮阔从他的世界里抹去,当他想起花京院时再也没有情感的波动时,他以为自己真正忘记了。可是自从来到杜王町后,有时候看到仗助和露伴之间平凡的小打小闹,承太郎眼前就会浮现出花京院的影子。

花京院在平静的生活下会是什么样子?

  承太郎只见过战斗中的花京院,清高傲慢,雄心勃勃,像只高高在上的青鹤,只是一瞬间就点燃了承太郎全部的征服欲和施虐欲。

  平静生活下,安全的环境里,花京院会是什么样子?

  承太郎想和花京院一起完完整整的回到日本,和他一起在女孩子们唧唧哇哇的噪音里上学,一起在天台吃着赫莉做的便当,一起把来找事的不良打倒,一起踏着夕阳的余晖回家,一起学习,当承太郎累了花京院可以把他抱在怀里。下雨的时候,他们可以圣洁的雨水中拥抱彼此,可以在雨声中相拥而眠。

  承太郎早就厌倦了战斗,可是没有花京院参与的平凡生活就像一碗没有加蜜糖的藕粉,是真真的寡淡,难以下咽。

  承太郎以为他压下了这些欲望,但是看着眼前仗助和露伴的日常只能让他的欲望越来越深。

  “不过没关系,很快,我就能再见到你了。”承太郎吻了照片上的花京院。

灭霸把基妹丢到锤哥面前时我的感想

深海里的塞壬 仗露番外篇 (亿泰视角)

  “真是无聊呢。”仗助百无聊赖的和亿泰走在杜王町的大街上。
  “最可恶的是没有钱了。”亿泰偻着腰,把好几个裤兜里里外外翻了个遍,最后摊开手,向仗助绷着脸诉苦。
  “未成年真是麻烦啊~连中彩票的钱也用不了呢~”仗助摸摸自己引以为豪的发型,“没有金钱的生活真是让头发都失去了光泽呢~我的发质都干枯了的说~”
  亿泰看了看友人油光发亮仿佛打了二斤猪油的奇异发型很知趣的没有搭话。
  “可恶,明明最近才答应露伴的说!”仗助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钱不够而不能和露伴出去玩的苦恼,亿泰也只能默默听着。

  几个兄弟里还单着的,好像真的只有他一人了。。。

  康一早就被性感美女由花子占为己有,整天和由花子卿卿我我把两个兄弟丢到身后。那会仗助还会和亿泰一起在背后嘀咕康一不讲义气。
  直到那个漂亮骄傲的漫画家来到杜王町后,仗助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无论是什么话题最后都会被仗助绕到露伴身上:
亿:“今天市中心的蛋糕店又出新品了呢!味道真是不错!”
仗:“真的吗?那露伴也一定会喜欢的说!”屁颠屁颠去给露伴。

  不出所料的被骂了。

露:我岸边露伴才不会吃这种高中生才会吃的软绵绵的东西!
仗:啊!!!可恶的露伴!

  然后他们又吵了一架。

  亿泰想不通仗助和露伴两人最后是怎么在一起的,在他看来这两刚一见面就打了一架的人不结仇都已经很神奇了,竟然还成为了心意相通的恋人,这就已经超过了他本就容量有限的大脑的极限。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也为了堵上仗助那张不停在旁边露伴露伴的嘴,亿泰干脆直接问了出来。

  仗助果然停了下来。看了亿泰一会儿,像是不敢相信这么优质有深度的问题是自己这个脑子缺根筋的朋友问出来的,但深陷于热恋的牛粪头小混混完全忽视了朋友脸上“我问这个是想让你闭嘴思考让我安安静静的散个步”的扭曲表情,立刻清了嗓子给亿泰来了个他与露伴相恋之365。
 
  最后亿泰终于逃一般的回到家,能记得的只有仗助的一句话。

  “因为不吃软绵绵食物的漫画家在花园里的樱花树下偷偷吃帅气高中生给他的软蛋糕,那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深海里的塞壬

第二章 回忆
  “花京院!?”承太郎惊愕的叫出了声,双手撑着沙发,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承太郎先生,请您冷静点。”spw的工作人员尴尬的咳嗽道,关闭了录音机。“对不起,是我失态了。”承太郎缓缓坐了回去,把自己高大的身子缩进柔软的沙发凳子里,好像受伤后蜷缩着身子的野兽,腹部一起一伏,看似张牙舞爪,其实那么的疲惫,不堪一击。
  “您明白这次任务的难度了吗?”spw工作人员为承太郎端上了一杯茶。
“我大概明白了。”承太郎端起了那杯茶。
“那您接受这次任务吗?”工作人员夹着盘子轻飘飘的问了一句,咪着眼睛安静的看着承太郎。
spw还真是招进了好员工啊,个个都像猫咪一样精明。承太郎在心里骂着,一口饮干了茶水。
“这是当然。”
只是再等一段时间才能回去看徐伦了。

  承太郎回到了自己在杜王町所住的公寓,当初他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自家那个任性的老头六十多岁惹出的桃花债,可谁知这个小镇还存在着这么多的替身使者。
他和那个叫仗助的小混混,也算是他的小舅子吧,还有小混混的朋友们,一起解决了许多前来找茬的替身使者。
  小混混才刚上高中,比承太郎去埃及的时候还要小一岁。虽然发型让承太郎不能苟同,但是无论是他的黄金精神还是替身都证明他是个可靠的人,尤其是在对战公路之星的时候,为了救那个臭脾气的漫画家,仗助竟然一个人闯进医院把美女环绕的替身使者打进了医院的水池…想到这里,承太郎停下了,他不敢再往下想,虽然结局是仗助在隧道旁边救回了奄奄一息的露伴,最后公路之星也成为了他们的伙伴,承太郎也不愿去回想仗助救回露伴的那个场景。

因为承太郎在那时想起了花京院。

一个他试图从记忆里抹去,但又无数次冲进他梦乡的男人。

  承太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花京院产生爱意。在遇到花京院以前,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正常的男性,他喜欢大和抚子类型的女性,他会对着AV里的性感美女硬着流汗,他也期待过未来的妻子的模样,但是有什么事情从花京院装模作样的递给他一块手帕的时候就悄然改变了。
  后来,花京院和他在保健室打了一架,花京院弄瞎了无辜路人同学的一只眼睛,承太郎炸掉了半栋楼,两人半斤对八两,心照不宣的破坏着公共财物,最后花京院在承太郎说出那段“虽然我抽烟喝酒打老师吃霸王餐但我是个好男孩。”的至理名言后华丽飙血倒下,于是承太郎顺利的把他扛回了家。
  再后来,承太郎冒着生命危险给花京院除了dio在他脑子里种的奇怪肉芽。这对承太郎可能不算什么,他总是满不在乎的行走在死亡的边缘,但是花京院却被深深的触动,死心塌地的加入了埃及打屌队,直到背着父母把命搭上也没有说过一句后悔。

可是承太郎后悔了,在花京院被恩多尔的水型替身割伤了眼睛后他就开始后悔了。

  从他们初遇的那一天起,花京院的一切就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面前。花京院像个从出生起就在孤岛上的孩子,在十七岁时终于等来了接他回家的航船。

  这个孩子激动的带着船员巡视他的孤岛,尽管一片荒芜之地。

很少有人能把自己完整的展现给另一个人,花京院却做到了。

  他是一个复杂的人,承太郎想,却单纯的可爱。

花京院说学生要有学生的样子,但是他留单边刘海还挂两个沉甸甸的樱桃耳环。
花京院规矩到死板,不满二十岁甚至连酒都不喝,但是能懂波鲁那雷夫下流笑话的也是他。
花京院是个正直到拥有黄金精神的人,但也不妨碍他喂不到一岁的婴儿吃屎,顺便还找了老头子做帮凶。
花京院很聪明,一眼看出太阳替身秘密的是他,想出解决倒吊男方法的是他,命运车轮战中不让大家坠入悬崖的是他……
  最后才看出承太郎心意的也是他。

花京院就像一杯普通的透明酒水,也只有尝过的人才能体会其中滋味。

  仗助和露伴每次一见面都鸡飞狗跳,但是和承太郎讲话,三句话不离露伴。
  露伴来承太郎这里取了好几次材,每次都是聊着聊着就绕到了仗助身上。

  承太郎知道他们的感情终能修成正果,不出意外他们很可能白头偕老,但他一句劝慰的话都没提。
  一是这不符合承太郎本身的性格,他从来不是那种会宽慰别人的人。
  二是承太郎在嫉妒,嫉妒到发狂。他把自己的嫉妒压在帽沿下,没人看的到他阴晦的眼睛,也没人相信孤高的承太郎会嫉妒什么。

为什么白金之星没有治疗的能力?!

为什么仗助一个私生子可以和他的爱人走到最后?!

为什么和花京院互换心意,拥有彼此后就要夺走他?!

为什么…不让我见他最后一面??!

  世界把花京院带到他面前,然后又带走了他。

  承太郎坐在办公桌前,桌上是他们五人一狗唯一的合照。

深海里的塞壬

阿强的海洋博士身份衍生出的脑洞。大概是个中篇吧~

第一章 声音的源头
  “一艘来自印度的游轮在大西洋的未知海域失联,和上个月在此海域失联的瑞典探险队一样,它们都严重偏离了自己原本的航线……”那标准的播音腔听不出什么感情,整栋房子都回荡着那模式化的声音。
  空条徐伦正坐在收音机前的地毯上,仰头盯着家里唯一会发出声音的东西,她还太小,听不懂那些个词表达的意义。她也不喜欢那毫无感情的声音,她喜欢妈妈在她睡前为她唱的童谣,妈妈的声音总是那么温柔,她喜欢父亲背后的那个青紫巨人,那个巨人和冷漠的父亲本人不一样,会把她举高高,会欧拉欧拉的给她读睡前故事,想到这里,徐伦笑了,只是片刻后她又感到无比烦躁。
  为什么那么温柔的妈妈会和父亲不断的争吵呢?
  为什么父亲总是不回来?
  父亲是不是不喜欢徐伦了?

“承太郎先生?您在认真听吗?”spw财团的工作人员轻声提醒到。承太郎从回忆中晃过神来,“对不起,我走神了。刚刚讲到哪里了?”
  “那艘失联的游轮上有我们重要的客户,我们的科研队对那片海域进行了多次的调查,然而我们的调查似乎总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挠,所以我们希望能借助替身使者也就是您的力量来解开这个谜团。”spw财团的工作人员毫无心理障碍的又复述了一遍。
  spw的工作人员早已习惯,自从承太郎从埃及回来后,每年圣诞节结束后直到一月中旬的那一段时间,他的行为总会变的让人难以捉摸:无缘无故的买回来很多樱桃,却一个都不让别人吃留着变烂,把上一年市面上能买到的游戏盘全部抱回来,全部通关后就一个不留的拆毁焚烧。
   承太郎结婚后由于妻子的抗议收敛了自己,但是在徐伦出生后,承太郎却更加变本加厉。
  “我们在那边的海域捕捉到了一些声音,但是不同的人听到的声音却不相同,它像极了神话里的塞壬之声,让人沉醉疯狂,我们初步判断它是一种替身力量,除此之外我们没有获取到更多的信息。”spw职员继续讲解。
  上一次和妻子的争吵,徐伦听到了多少?承太郎没有多少兴趣去听这个声音刻板的职员逼逼叨叨,他和徐伦一样,喜欢温柔细腻的声音。当初之所以选择现在的妻子,就是沦陷在她温柔细腻的声音和性格里。
  但是他有多久没听到过妻子温柔的情话了?因为工作原因长时间的分离,承太郎对女儿漠不关心的态度,承太郎那难以想象的“替身”世界,还有承太郎从不让她接近的房间里竟然挂满了另一个男人的画像,这一切都让这个普通的女人歇斯底里,她在这段痛苦的感情挣扎,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承太郎很容易让女人着迷疯狂,但是几乎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内心。
  他就像黑暗中的一盏灯,但是只有点燃他的持灯人才能把他捧在手心。
  她曾以为自己对于承太郎来说是特别的那一个,但是直到和承太郎结婚后她才悲哀的发现,在承太郎眼中她和别的女人没有任何区别。
  承太郎那样孤高的人,能站在他身边的人自然寥寥无几。
  承太郎回想起十二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个人把一切都毫无保留的交给了他。
  “承太郎先生,现在我要给你播放我们收集到的声音,也就是塞壬之声,请您做好心里准备。”那个职员还在喋喋不休的给承太郎做介绍。
  塞壬的声音?承太郎在心里忖度,那个人在床上稀碎的呻吟,那才是如天籁般动人,那刻意压抑的声线,既有女性的柔媚,又不失男性的阳刚,能轻易挑起承太郎的征服欲。
  职员摁下了收音机的开关,承太郎抬起了头。
  他记忆中那一晚的声音现在就赤裸裸的在这个大厅里播放,但是就好像刻意去除了承太郎的声音一样,他听到了他心中的天籁。
  “花…花京院?!”

谁知道承太郎和仗助穿的啥鞋子?

小黑的信,有点心疼他。

突然发现lofter是网易公司的。。原来我整个人都掉进网易坑了啊。。

今天终于把这部动画看完了,断断续续一个多星期,曾多次因为心疼少爷想过弃番,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又点开了下一集。
故事大概是侵华战争前开始的,两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到著名的八云家学落语。一个是孤苦伶仃但快乐开朗的信,一个是不被父母重视的少爷菊,但是两个弟子却截然不同。信的落语才能是天生的,就好像有的人无论怎样逗笑别人都只是涂添尴尬一样,信只要在那里站着他开朗的表情就会引的别人发笑,而从小受到良好教育和别人冷眼的菊,为人内敛敏感,一时间竟然找不到最适合自己的落语。而在这里,菊的嫉妒、焦虑、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动画的制作人用了将近两集的时间来描写:菊的内心独白,对信玩乐行为的不满,在黑暗中默默听着信落语的神情…看似松散的几个镜头把菊的心理活动描写的淋漓尽致,也让我产生了与菊相同的心情:谁年少的时候还没有个怎么也追不上的人呢?那种连他的项背都难以追赶的无奈,才是最让人怅然若失的。